爱好小说 > 仙侠小说 > 九天 > 第二百九十六章 最为可恨

第二百九十六章 最为可恨

推荐阅读:灵剑尊无敌天帝女总裁的上门女婿江湖听风录诸仙传开局就无敌了至尊苍穹录天下无敌反式攻略手册青云端



“你们……”

看着这些北域百姓一个个争先向着惟宗新涌过去的模样,郭清师姐与周围的废人巷修士们脸色顿时变得特别的难看,又或是说,特别的痛苦,无奈,偏又什么也说不出来。

这些北域百姓做出这样的选择,自然一点也不奇怪,或者说是非常正常。

毕竟之前这些北域百姓们确实已经发现,自己这些人是无法将他们带出云国去的,所能做的,也最多只是在周围魔灵肆虐的情况下保护他们而已,既然有人说可以带他们离开,他们又如何不答应?

再者,刚才他们曾经被用来吸引魔灵过来,也是真的,虽然那么做的时候,这些废人巷修士做足了准备,没有伤到他们半分,事后更是因着方贵往他们的符篆与法器里补充了灵气,因而使得他们关系倒是缓和了不少,但还是有很多人心里,是满怀戒备的。

而更重要的一点则是,他们皆已知道,惟宗新乃是尊府血脉。

其他几国的百姓,因为距离尊府太过遥远,所以对尊府的存在,反而并不如何清楚,可是云国却不同,他们与安州尊府的所在毗邻,还是有些人听说过尊府这等超然存在的,如今既然是尊府血脉要救自己,那不赶紧趁着这个机会扑上来,还要等什么呢?

“他们不一定是真要救你们啊……”

“许他们只是要将你们分散引开,便不知扔在哪里了……”

一众废人巷修士心里,不知有多少话要说,偏偏在这时候一句也说不出来。

这话说了惟宗新也不会承认,况且这些百姓也不见得会信。

他们只是看着那些幸存的百姓一起向着惟宗新的方向涌了过去,洪水一般,争先恐后,避自己这些人如蛇蝎,自己又如何能够阻止,难道靠着一身的修为将他们推回去不成?

“你们搞啥呢?”

也就在这时候,场间一片令人绝望的嘈烦里,忽然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方贵似乎有些好奇一般,背着两只手走到了场间,看看这边,再看看那边。

一见到方贵过来,那群北域百姓顿时心里都是一惊,他们可还记得啊,第一次想要拿他们吸引魔灵时,动手的就是眼前这人,虽然这家伙看起来年龄不大,下手却是最狠的,根本不与自己这些人打商量,一上来便强行施展法术将他们手里的符篆与法器全抢走了。

虽然到了后来,也是他与自己这些凡人玩闹的最开心,但谁能忘了他真正的手段?

“你也在这里……”

惟宗新一眼看到了方贵,脸色也顿时沉了下来,不动声色的左右扫了一眼,没有看到青云间等人的影子,才略略放心,对于方贵,他心里的感觉自是也十分特殊,知道他一身实力惊人,又与青云间等人关系交好,不能视作普通的北域修士,可也没必要怕他。

就算是心里忌惮,惟宗新忌惮的也是青云间与白天家的姐妹,却不是方贵。

“我是前来搭救北域百姓的,不知方君又何话说?”

脸色稍凝,惟宗新仍是淡淡笑着,瞥了方贵一眼,懒懒的开口。

起码在姓氏后面贯了一个“君”字,这已说明他对方贵远比别人更客气了。

“你搭救你大爷呢?”

没想到,面对着惟宗新算是比较客气的话,方贵却是张口即骂。

惟宗新也万万没想到这大胆的北域修士,居然如此不给自己面子,顿时勃然大怒,杀气瞬间从心底生起,冷冷向方贵看了过去,不过很快想到自己打不过方贵,杀气便又很快收了起来,只是满面怒色的喝道:“这些云国百姓已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你……”

“选择你奶奶个腿……”

方贵一听他开口便直接将他的话打断了,对付郭清师姐她们的那一套可对付不了他。

他只是斜乜着惟宗新:“你知道这些是什么人吗你就要救?”

惟宗新微怔,旋及冷笑道:“我只知这些都是云国百姓,他们千辛万难,才活……”

“你错了!”

方贵直接打断了他的话,然后目光又扫过了那些云国百姓身上,迎着他的目光,所有的云国百姓都是心里一惊,急忙低下了头去,一圈目光扫了过去,倒是压得一片人低下了头,然后方贵才看着惟宗新,冷笑道:“他娘的这些都是方老爷我来钓魔灵的饵食啊,我想在这魔狩之中好好表现全靠他们了,姓惟的你忽然跳出来要抢我的饵食,是想跟我过不去?”

“嗯?”

惟宗新忽然呆了一呆,都忘了提醒方贵其实自己姓惟宗,而不是惟……

方贵这一番说的让他感觉有些别扭,拿百姓当诱饵这件事可是大忌啊,自己稍稍一提,那些废人巷修士便无地自容了,可如今怎么方贵倒是理直气壮的说了出来?

偏偏被他这一搅,自己还真有点不知该如何应对的感觉……

其他云国百姓闻言,则顿时一脸惊恐:这位大爷居然直接承认了要拿自己当诱饵吗?

就连郭清师姐也觉得,怎么这么不讲道理的话被方贵说了出来,倒有种顺理成章的感觉?

“呵呵,看在你是尊府血脉的份上,本不愿与你计较,但你既然要坏我好事……”

而方贵则冷笑声声,双手握拳,捏的咯啪作响,狠狠向惟宗新走了过来。

“不好,这厮想找借口打我……”

惟宗新顿时吃了一惊,很快便意识到了方贵的用意,他与废人巷修士们讲大义,讲道理,所以容易以大势压人,让人心里有苦说不出,但方贵却偏偏一上来就给他反其道而行,一言不合,便要找理由动手,倒是一时让他无法将对废人巷修士那一套用在方贵身上了。

不过惟宗新本来也是一个擅长动歪心思的,否则也不会想出这么多让废人巷修士头疼的主意来了,这时一见方贵不分青红皂白便要冲上来动手,他也立刻反应了过来,后退一步,冷笑道:“方君误会了,这事可和我没什么关系,只是这些北域修士同情云国百姓,不忍心看他们被你们当成诱饵,这才求我出来相劝的,究竟是要救人还要当诱饵,你们商量吧!”

说着话时,目光冷冷一扫,给那些北域修士使了个眼色。

这话很明显,他不想与方贵胡搅蛮缠,却要逼着这些北域修士们来强出这个头。

“实在无理之甚!”

而那些北域修士也不傻,早在来之前便已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见状立时迎了上来,厉声喝道:“北域修士,知荣辱讲大义,尔等拿百姓做饵钓魔灵,不怕遭天谴么?”

“我等既然来了,便不会从视你们行这等罪大恶极之事!”

“诸位,我今日无论如何,都要将这些百姓救走,谁要拦我,且恕我剑下无情了……”

“……”

“……”

无论心里怎么想的,他们都知道这时候应该如何表现,一时显得义愤填膺。

哗啦啦祭起一片飞剑法宝,犹如乌云低垂,压向了那些废人巷修士,显然是要逼着他们退让,但这时候的废人巷修士们,虽然一个个面若死灰,但却也只是低着头,无人后退。

“不错,早该如此,理清了是非,也好快些救护百姓不是?”

眼见得一场大战将起,惟宗新退到了后面,面露讥嘲之色,冷笑着开了口。

如今这个结果,也正是他提前想好了的,若是能够以言语逼得郭清等人交出百姓,那他自然算是达到了目的,而若是郭清等人不同意的话,便以言语挑动这些北域修士们自己杀将起来,这些废人巷里的修士实力本就不占优势,再这么大战一场,还有何余力去狩魔?

至于自己,只消摆出置身事外的态度即可。

反正自己是尊府血脉,这些北域修士难道还真敢强行对自己不利?

……

……

“诸位道兄,我们没有仇怨,但你们若执迷不悟,可就休怪我……”

而见到那些废人巷修士虽然沉默,但是不退,那些听命于惟宗新的北域修士们却也心间焦急了起来,有人忍不住厉喝出声,还想劝这些废人巷修士再好好考虑一下,却没想到,话犹未落,忽然间人群里有一道符篆飞了出去,威力不大,只是化作一道火龙扑向了金蝉宗的真传甘玉蝉,这火龙不见得能伤了甘玉蝉,却像是一颗火星,瞬间引发了一场大火。

“呼啦啦……”

场间修士本来就严阵以待,紧张兮兮,这时候顿时心里一惊,直接出了手。

而这一出手,便立时按捺不住了。

周围百余丈内,瞬间便被符光,玄法,法器光芒所淹没,强横的劲风袭卷一片,使得这方圆百丈之内变成了极为凶险的所在,对于这些修士们而言尚可,但对那些云国百姓来说却顿时吓的毛骨悚然,倾刻间便已有七八人被那肆虐的狂风扫飞了出去,生死不知……

修士斗法,岂容得凡人靠近?

这些云国百姓大惊之下,也顿时一片散乱,拼了命般向着远处四散着逃了出去。

“王八蛋,果然最可恨的是那惟宗新,最讨厌的却是这些北域人……”

而见着这一幕,方贵也顿时大怒,他刚才还有把握来对付惟宗新。

就算自己不想惹事,不能杀了他,但若真是翻了脸,把这小子揍个鼻青脸肿的也没问题,反正尊府血脉自己也不是第一次打了,这惟宗新若不想挨揍,就得赶紧滚开!

但没想到的是,惟宗新自己其实并不打算出手,而是挑逗了这些北域修士,偏偏,这些北域修士居然真的就如此听话,明知这是在将废人巷修士逼上绝路,还是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这时候的方贵气的够呛,也顿时起了杀心。

……

……

“陆道兄,我们……我们也要动手吗?”

而在此时,眼见得一场大战将起,不远处的陆道允一行人也在犹豫,尤其是那如今已只剩了一副皮包骨头一般的张明君,他已炼化了三颗血气丹,这才略略恢复了些力气,只是精神萎蘼异常,表情更是犹豫痛苦:“明明我们知道,他们才是真正护着云国百姓的人啊……”

“没有办法!”

陆道允眉头凝成了一个疙瘩,脸色也十分的阴沉,过了半晌,才低声道:“我虽然不愿与废人巷里的人有任何交集,更不想与那姓方的为敌,但事已至此,我们又能如何?”

“为什么呢?”

这时候的张明君,似乎是因为本命精血消耗太多,已明显有些心绪混乱了。

若在以前,这样简单的问题,他是不会问为什么的。

而陆道允看了一眼张明君,也觉得有些心疼,这张明君与方贵可不一样,他修的是阵道,平时对自己这些人有辅助作用,而且为人低调,从不抢功,所以他们之间,私交甚笃,便是平日里性子最凉薄的赵虹,也一直都将张明君当作是自己惟一可交心的真正朋友。

见到了这时候的张明君憔悴模样,陆道允终于还是低叹了一声,道:“因为我们也要修行啊,既在尊府,又岂能不行些违心之事?明君,为了修行,总要受些委屈的啊……”

他说着话时,已第一个向前走了过去,在他身后,赵虹等人都跟上了。

而张明君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虽然都已站立不稳,但还是一步一挪的向前走了过去。

他像是已经木讷了,行尸走肉一般。

眼见得他们已一步步接近了那片战场,而那片战场也从一开始的收不住手,变成了如今的杀气愈狂,甚至是主动起了杀人之念,变得愈发凶狂,从笼罩百丈范围,变得笼罩了数百丈,乱成了一团,一场无法形容的腥风血雨,便要在这时降临于这片云国土地之上……

“啊……”

忽然之间,一片惊叫声叫了起来。

那些惊叫声,正是刚才四下里逃窜,一群躲进了不远处山谷之中的百姓所发出来的,声音并不很大,但那声音里的惊惶与恐惧之色,却实在太浓重,一下子惊动了场间所有人。

刚刚才起了杀心的不少人,被那惊吼的叫声吸引,微微一怔后,飞快向那个方向掠去。

然后当他们转过了那片山角,看到了那山谷里的景象时,一下子都惊的呆住了。

一股子凉气,猛然从心底升腾了上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